• <wbr id="egvzs"></wbr>

    <wbr id="egvzs"></wbr>

    1. <video id="egvzs"></video>

      <wbr id="egvzs"></wbr>
      新汽車是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載體性平臺與戰略性抓手
      2022-06-21 關鍵詞:數字化轉型 點擊量:599

      作者:劉宗巍、趙福全

      單位:清華大學(車輛學院)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

      當前,擁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汽車產業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全面重構,將由此催生出基于數據形成自我進化能力的新汽車,并引發汽車制造業以及相關諸多產業的深刻變革。有鑒于此,我們應當站在拉動和引領“大工業”數字化轉型的戰略高度,重新認識本輪汽車產業升級的重大價值。


      一、萬物互聯是驅動本輪汽車產業重構的根本動力

      筆者認為,萬物互聯(IoT,Internet of Things)即物聯網是驅動本輪全球汽車產業重構的根本動力。隨著互聯網向物聯網的演進,數據將在人與人、物與物、人與物彼此連接的復雜網絡中高效流通,而人工智能技術基于這些數據的深度賦能,將徹底改變汽車產業的底層邏輯,創造出空前巨大的價值空間。

      在萬物互聯的時代,汽車產業的邊界將不斷擴展且逐漸模糊,跨界融合的生態化發展將成為大勢所趨,最終會孕育出全面數字化的新汽車產業及產品,即牽涉廣泛、要素眾多、主體多元、影響交織的汽車大生態。其特征如下:

      在產業維度上,體現為制造與服務的深度融合。在筆者看來,汽車產業的發展可以劃分為三大階段,即機電一體化階段、智能化階段、生態化階段。到了第三階段,汽車產業將不再是單純的傳統制造業,而是“制造+服務”的新型制造業。也就是說,既要“造好車”,也要“用好車”,兩者協同發展、互為支撐將成為未來汽車產業的主旋律。

      在企業維度上,體現為設計、生產、服務一體化。今后汽車企業必須將數據作為核心生產要素,圍繞數據打通設計、生產、服務等各個環節,為用戶提供最佳的產品及服務。在此過程中,汽車企業不僅需要優化內部的組織架構和工作流程,還需要優化外部的資源組合和業務模式。

      在產品維度上,體現為以用戶為中心的C2B模式。通過采集、分析和利用用戶及其使用汽車時的數據,基于生態支撐下的硬件和軟件,汽車產品將在最大限度上實現定制化,從而充分滿足用戶不同的個性化需求;同時,在汽車產品使用的全過程中,還可以通過持續迭代和在線升級,不斷改進功能和性能,從而為用戶提供最佳的體驗。

      最終,隨著汽車產業重構的不斷深化,原本垂直線型的傳統汽車產業鏈將演變成為交叉網狀的新汽車生態系統。


      二、  新汽車產業的數字化轉型具有重大戰略意義

      2.1新汽車是貫通交通、城市、能源體系的核心樞紐


      縱觀人類歷史,能源、信息、交通三大領域之一發生革命性變革,就會引發人類社會的巨變。而在本輪產業革命中,能源與信息革命同時發生,并共同引發交通革命,三大領域的革命又一起匯聚作用于汽車產業,從而為汽車產業重構賦予了前所未有的戰略價值。

      展望未來,智能汽車(SV)將與智能交通(ST)、智慧城市(SC)、智慧能源(SE)緊密連接、相互支撐、彼此影響,形成4S協同發展的新局面。這將徹底改變眾多相關產業,進而改變整個人類社會。

      而4S協同中的智能汽車,一定是軟硬融合的新汽車。這一汽車新物種既是互聯節點、智能終端、計算單元,也是數據采集和應用的端口,還是能源存儲和供給的裝置。在此基礎上,新汽車作為可移動的智能化的第三空間,蘊含著近乎無限的全新可能性。以新汽車為核心樞紐的4S協同的產業大生態,將打通未來城市中的人流、物流、能源流、數據流和資金流,從而使人類社會的運行效率得到顯著提升。


      2.2新汽車是諸多產業融合創新的載體性平臺


      那么,新汽車應該怎樣定義呢?筆者認為,新汽車是基于數據、具有自我進化能力的汽車新物種。它絕不是簡單的智能電動汽車,而是擁有全新的概念、全新的能力、全新的用途、全新的體系以及全新的產業分工、全新的商業模式的全新產品。正因如此,新汽車將是萬物互聯時代連接諸多產業、實現融合創新的載體性平臺。其原因主要有三點:

      其一,新汽車是先進出行科技集群融合的載體。從傳統的機械、電子到面向未來的5G、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以及傳感器、高端芯片等,新汽車將成為眾多領域前沿技術的集大成者,不斷吸納、融合這些先進科技,并拉動其快速發展、確保其落地應用?;谛缕嚀屨嘉磥硐冗M出行科技集群的戰略制高點,將成為引領人類出行革命的關鍵。

      其二,新汽車是海量多元數據匯集流動的載體。新汽車作為核心節點,連接人、車、環境以及技術鏈、產業鏈,將打通駕乘人員數據、車輛運行數據、環境感知數據和互聯網用戶數據、產品設計開發數據、銷售與服務數據、交通基礎設施數據等,進而打通所涉及到的眾多技術鏈和產業鏈環節。這些數據的順暢流通和資源的有效利用,意味著新汽車的各類硬件、軟件,功能、性能以及服務將產生不同關聯,從而創造出物聯網時代的最大商機。

      其三,新汽車是綠色能源供儲一體化的載體。未來電動化的新汽車不只是耗能的產品,也是儲能和供能的裝置,將與智慧能源網建立緊密聯系。一方面,保有量不斷激增的電動汽車產品擁有巨大的電能儲存能力,有助于間歇性強的光電和風電的有效消納;另一方面,基于充分連接和智能調控,電動汽車可以與局部區域的發電和用電單元組成微電網,并對未來以可再生能源電力為主的大電網產生平衡峰谷的重要作用,有助于實現綠色能源的最大化利用。

      綜上所述,新汽車代表著汽車產業數字化轉型的終極方向,將成為繼互聯網時代的智能手機之后,物聯網時代下一個更大的母生態。也就是說,未來新汽車的角色將遠遠超出出行工具本身,成為具有移動能力、實現軟硬融合、具備高度智能、提供廣泛服務、形成伙伴關系的特殊產品。由此,新汽車作為第三空間的價值將日益凸顯,人們在汽車產品上度過的時間很可能越來越長,相關的使用場景也越來越豐富。


      2.3新汽車是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戰略性抓手


      由于新汽車具有遠超從前的復雜性和關聯性,因此在整個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新汽車將是涉及面最廣、拉動力最強、實施難度最大、產生效益最高的關鍵突破口。筆者將其獨特的戰略價值歸納為以下三點:

      一是解決大型城市可持續發展難題。人類集聚程度的提升通常會帶來生產力的進步,而代表當前先進生產力水平的大型城市,卻面臨著可持續發展的歷史性難題。其中最根本的瓶頸在于不能很好地解決“衣食住行”中“行”的問題,交通擁堵嚴重制約了整個城市的運行效率。而4S協同發展有望為實現大型城市的可持續發展提供可行的系統性解決方案,并在提升城市運行效率的同時,增強社會治理能力、能源利用能力和環境保護能力。

      二是提供新經濟形態下的新增長點。新汽車既是傳統國民經濟支柱產業的轉型,更是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升級。在物聯網時代,新汽車將形成巨大的產業平臺集聚效應,帶動諸多相關產業和領域的創新發展,從而為未來新經濟的新增長提供強勁而廣泛的新動能。

      三是引領跨產業數字化轉型與融合。一方面,新汽車及相關產業的各類企業相互結網,將形成擴展性極強、協同共生的數字化跨產業大生態;另一方面,新汽車產業的探索將對中國充分發揮體制機制優勢,實現2C型(產品直接面向個人消費者)民用復雜工業的數字化轉型與融合,發揮重要的引領和示范作用。


      三、  依托新汽車產業驅動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建議

      3.1重新認識本輪汽車產業重構的戰略價值


      如前所述,簡單地從技術進步、產品革新的角度,不足以理解本輪汽車產業重構空前的深度和廣度。因此,國家以及各相關產業都亟需重新思考和認識新汽車的戰略價值。

      首先,應從數據作為核心生產要素的角度理解新汽車的價值。在萬物互聯的時代,新汽車作為多元數據產生、采集、流動、分析和利用的重要節點,將是有效打通并充分利用人、車、環境以及技術、產業等數據,驅動數字化先進生產力不斷進步的關鍵。

      其次,應從把握全球產業變革機遇的角度理解新汽車的價值。本輪產業變革的本質是數字化技術與各行各業的深度融合,其中關鍵產業的有效實踐和創新引領是重中之重。而新汽車產業的轉型升級不僅自身價值巨大,而且還將帶動眾多相關產業的轉型升級。

      最后,應從促進產業生態化發展的角度理解新汽車的價值。未來制造業與服務業將深度融合,產業邊界將漸趨模糊,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態系統。而新汽車作為集聚眾多產業的載體性平臺和孕育大量子生態的母生態,將融合各種不同的資源和要素,加速相關產業生態化協同發展的進程。


      3.2多方推動跨界融合的新汽車產業生態發展


      以內涵豐富、主體多元、彼此交織、跨界融合為特征的新汽車產業,在發展理念和范式上亟需理論與實踐創新。為此,筆者專門提出了“1+1+1”協同發展模型,即新汽車產業生態有賴于不可或缺的三方力量共同推進。

      其中,第一個“1”是指整供汽車企業。此前這個“1”足以獨自驅動汽車產業發展;而未來整供車企仍將在新汽車產業生態中發揮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已不是充分條件,只是必要條件了。

      第二個“1”是指ICT企業以及各類科技和服務公司。這個“1”既是賦能新汽車產業實現全面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手段,同時自身也有借助新汽車載體獲得更大發展的內在動力。

      第三個“1”則是指各級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對此筆者想強調的是,政府在汽車產業生態化進程中絕不是單純的監管者,而是必須在基礎設施、法規標準體系、數字化治理體系、產業及產品監管體系建設等方面發揮主導作用,同時還應積極鼓勵技術與商業模式創新,牽頭促進跨界深度融合,并大力推動重點領域的補鏈強鏈。

      最終上述各方協同努力,打通諸多環節和要素,使新汽車不僅成為平面覆蓋的資源集聚平臺,更形成立體交融的創新產業生態。


      3.3系統推進新汽車產業全面數字化轉型升級


      不難理解,構建新汽車產業生態的過程,就是汽車產業全面實施數字化轉型進而升級成為新汽車產業的過程。對于相關企業來說,筆者認為必須面向三大目標推進數字化實踐。

      一是實施全業務、全環節、全要素變革。汽車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是一項長期復雜的系統工程,絕不只是應用幾套信息系統軟件或幾種數字化技術就可以解決問題,而是必須實施組織架構、流程標準、商業模式乃至文化基因等的全方位變革。也就是說,要實現企業各項業務、全部環節、諸多要素的數字化改造,真正形成基于數據創造價值的運營體系。

      二是實現設計、生產、服務一體化。這既是企業必須為之努力的重要方向,也是企業檢驗自身數字化水平的關鍵指標。因為企業只有將研產供銷服等各個主要環節都充分打通,才能建立高效協同的工作模式,形成數據流通與應用的完整閉環。也唯有如此,才能為用戶提供滿足其個性化需求的最佳產品及服務,并且能夠常用常新、越用越好。

      三是提供區域化的最佳出行解決方案。數字化轉型不能為了轉型而轉型,而是必須讓企業形成更強的核心競爭力。事實上,數字化既是手段,也是過程,其目的是利用數據要素提升舊價值、創造新價值。對于汽車企業而言,提供出行解決方案始終是最本質的追求。為此,應基于區域化的場景及數據,依托數字化的產業生態,打造最適合于本地使用環境和用戶偏好的汽車產品,并使之成為多元交通工具一體化的智能出行服務體系中的重要一環。

      在面向上述目標的具體實踐中,筆者為汽車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提出如下三點建議:一要新舊業務并進,即改造舊世界和建設新世界同步推進、相互支撐;二要內外體系協同,即企業不同部門之間以及不同企業之間都實現數據流動與資源組合;三要重點場景突破,即集中資源打通關鍵業務,以點帶面,拉動企業全要素的數字化升級。

      展望未來,緊緊抓住新汽車這一載體性平臺和戰略性抓手,中國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有望迎來全新局面、創造空前價值。

      來源: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


      免責聲明:
      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協商版權問題或刪除內容!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相關內容
      首頁 電話 聯系
      會員登錄
      還未注冊?點擊立即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返回登錄
      亚洲成av人在线观看片_中文字幕第1页中文字幕在_亚洲国产精彩中文乱码AW_超清中文乱码字幕在线观看